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韩朝风中国的治沙经验为什么会受热捧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河北 时间:2019-11-08

“我们在中国学到了很多防治荒漠化的技术,使用干草和黏土来控制移动的沙子很实用,可以在我们的国家实践,因为它不需要很多钱,非常经济有效。” 2018年7月,博茨瓦纳农业官员卡博?莫戈西参加了由甘肃省治沙研究所主办的发展中国家荒漠化防治和生态修复技术培训班后,希望能与中国在防治荒漠化方面进行更多的合作。

而有着“沙漠共和国”之称的毛里塔尼亚,其国土面积有2/3被沙漠覆盖,每年土地退化造成的损失约1.92亿美元。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由中国组织实施建造的绿色防护带给毛里塔尼亚带来了希望。

这片防护带是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通过中国科学院地理资源所实施、在全球环境基金资助的“增强脆弱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适应力的能力、知识和技术支持”项目援助下建成的,中国治沙经验为非洲筑起了“绿色长城”。非洲“绿色长城”计划是2005年由非洲萨赫勒—撒哈拉国家共同体成员国建设的一条穿越11个国家的防护林带,是应对萨赫勒地区严峻生态危机、阻止撒哈拉沙漠持续扩张的计划。这条“长城”的构筑正在探索学习中国的经验,“绿色长城组织”第三届部长级会议认为“中国的经验和技术是适用整个非洲的”。

近年来,中国在防治荒漠化与土地退化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和技术,在治理土地沙化的同时带动了几千万沙区人口脱贫,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可。

过去黄沙漫天的腾格里沙漠南缘,如今绿洲连片。古浪县八步沙林场供图

2019年2月,美国国家航天局研究结果表明,全球从2000年到2017年新增的绿化面积中,约1/4来自中国,中国贡献比例居全球首位。中国率先在世界范围内实现了土地退化“零增长”,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双减少”。

战胜“死亡之海”不止三十六式的中国治沙

土地荒漠化也叫土地“沙漠化”,威胁着世界上2/3国家和地区、1/5人口的生存和发展。

中国是世界上荒漠化面积最大、受风沙危害严重的国家,1/4国土是荒漠,全国近40%的贫困县、近25%的贫困人口分布在西北沙区。沙漠最猖狂的时候,几乎每年都扩展一万平方公里,如果放任25年,中国就会多出一个英国那么大的荒漠。荒漠化,如同一柄利剑,高悬在中国人的头顶上。

70年来,中国人是如何治沙的呢?

1954年,我国第一个沙漠科学研究站在宁夏中卫建立,麦草方格治沙技术被首次提出,被世界赞誉为“中国魔方”。麦草方格成为了全球最便捷、环保、低廉的固沙模式。目前,在中卫市北部168万亩的沙区,已治理利用的面积有147万亩。

位于黄河“几”字弯之南的库布其沙漠,是我国第七大沙漠,曾经“如烟黄沙遮蔽日,生机绿木断绝地”。几十年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当地群众和企业的共同努力下,库布其实现了“绿进沙退”的巨变,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立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库布其治沙模式”,即通过政府政策性支持、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技术持续性创新,实现库布齐沙漠治理总面积达到900多万亩。目前,库布其沙漠已有1/3面积被绿化,植被覆盖率由30年前的3%提高到了53%,生物多样性明显恢复。同时,库布其地区农牧民人均年收入也从不足400元增长到1万元以上,10万多沙区群众彻底摆脱贫困。今年9月,《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四次缔约方大会部长级会议还特别邀请了曾获联合国“全球治沙领导者奖”、库布其治沙带头人、亿利集团董事长王文彪出席并分享库布其治沙经验。王文彪说,“库布其模式”破解了“沙漠怎么绿,钱从哪里来,利从哪里得,如何可持续”的世界治沙难题,在治理理念、技术、投资模式以及产业布局等方面均有创新。他希望把库布其创造的经验向所有遭受荒漠化侵袭的国家和地区推广。

“谈到治沙,必须要讲的就是三北防护林工程。这个大型的人工林业生态工程分别建设在我国的西北、华北和东北地区,总共建设面积占406.9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半个中国的大小,是世界上最大的治沙工程。”中国治沙暨沙业协会秘书长杨文斌说。据了解,在风沙荒漠区,三北防护林建设对沙化土地减少的贡献率约为15%。

此外,在机械化治沙方面,很多地区也做出了积极探索实践。在甘肃境内腾格里沙漠的南部边缘,有一片2000多亩的草方格沙障,成为阻止沙漠化扩张的坚实防线。这片草方格是由甘肃建投自主研发制造的世界首台“多功能立体固沙车”铺设的,“固沙车”拥有11项实用新型技术及发明专利。用机械铺设草方格,其速度为一台车1小时铺设5亩草方格沙障,插草深度15厘米,草沙障高度30厘米。立体固沙车速度是人工的50倍,从根本上解决沙漠化速度快于人工治沙速度的难题。

毛乌素沙地是我国四大沙地之一,面积4.22万平方公里,它的前锋活跃在陕西境内,面积2.4万平方公里,通称榆林沙区。从“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到“大漠驼迹绝,塞上柳色新”,榆林沙区使用飞播治沙造林的办法,累计飞播657万亩,使人力无法到达的荒沙地带披上了“绿装”。

从人工治沙到机械治沙,治沙的方式有了质的飞跃;而数字技术的介入,则为治沙者的思维开拓了新方向——

“每天叫醒我的,不止是闹钟或梦想,还有‘蚂蚁森林’”,有网友这样调侃。通过“蚂蚁森林”这一项目,支付宝用户可以通过步行等低碳行为获得“绿色能量球”,在手机里养大虚拟树。虚拟树长成后,蚂蚁金服和公益合作伙伴会在地球上种下一棵真树。这个将游戏与公益结合的项目,自2016年8月推出以来,截至今年8月,5亿蚂蚁森林用户累计碳减排792万吨,种下1.22亿棵真树。今年,支付宝蚂蚁森林获得2019年联合国最高环保荣誉“地球卫士奖”和最高应对气候变化荣誉“灯塔奖”,来自中国的数字技术绿色方案得到高度认可。

从“中国魔方”到“库布其模式”,从机械化治沙到蚂蚁森林的数字技术绿色方案,中国大地上波澜壮阔的治理实践,为改善区域生态、建设生态文明作出了突出贡献,也给世界各地提供了可借鉴的治沙模式。

英雄辈出“治沙汉”伴沙而生的治沙精神

“治理沙漠不是消灭沙漠。”由于出色的科研水平和治理效果,作为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和敦煌戈壁荒漠生态与环境研究站站长的屈建军在业内被很多人熟知;更多的人则是因为敦煌莫高窟和月牙泉的风沙治理而知晓他的。

栏目分类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对您的作品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zhuoannongye.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